•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党建网 > 先锋模范
    冲锋在通信保障一线的“陈大队” 追记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信息通信中心警务技术二级总监陈青岚
    发表时间:2022-04-29 来源:人民公安报

      北京市东长安街,公安部办公大楼二层的科技信息化局办公区,陈青岚的工位在一个朝西的大开间。四个多月了,这里依旧保持着原样:警服自然搭在椅上,日历停留在2021年12月,桌下有一双后跟被踩平的布鞋。一切都不曾改变,只是那个坦诚、宽厚、阳光的大个子不在了。

      陈青岚生前是公安部信息通信中心警务技术二级总监,他出生于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983年参加公安工作,长期从事公安通信保障工作,2009年进入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

      2021年12月9日,陈青岚在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生命永远定格在了59岁。今年4月,陈青岚被追授为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

      从警38年、入党33年,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二等功3次、三等功2次……这只是陈青岚公安信息通信保障生涯的一小部分。只有走近陈青岚,倾听他的故事,才能理解他的执着、无悔与温暖。

     

      冲锋

      他是一往无前的“陈大队”

      陈青岚离世至今已四月有余,但他的母亲仍不知情。岳父也问:“青岚哪儿去了?”消息瞒得住,是因为这些年,陈青岚常年出差在外,老人们早已习惯了。

      国家安全稳定和人民安居乐业离不开公安工作,而公安工作日常运转和重大活动安全保卫一刻也离不开公安通信保障。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通信总站承担着公安视频指挥调度、大型活动安保、突发事件应急处置等通信保障任务,是遂行作战、高效指挥的“眼睛”“耳朵”。

      陈青岚长期担任通信总站机动勤务队队长,尽管后来升任提拔总站副站长、警务技术二级总监,但他始终干劲不减,经常主动给自己压担子,坚持战斗在通信保障第一线,大家已经习惯了称呼他陈大队。哪里有急难险重的任务,他总是第一个站出来、顶上去。近十年,陈青岚的足迹踏遍大江南北,每年至少三分之一的时间出差在外。赶上任务重,他出差天数超过了200天。

      在陈青岚多年的公安通信保障生涯中,有太多艰苦、困难的深刻回忆,有太多惊心动魄的“心跳时刻”。陈青岚的妻子卫华说:“每次他出去我都挺担心。他呢,永远都乐呵着,好像这世上根本没有难事。”

      2010年,青海玉树发生7.1级强震,全国上下投入抗震救灾当中。陈青岚当晚就乘车前往灾区。玉树位于青藏高原东部,州府驻地结古镇藏在一个海拔3800米的高山峡谷中。

      陈青岚是第一批抵达的通信保障人员。现场满目疮痍、残垣断壁,一片混乱景象,通信保障工作困难重重。

      现任通信总站机动通信勤务队队长雷晓鹏回忆,“在玉树,各部委的救援力量挤在一个兵站。震后初期,后勤物资都在路上,现场条件相当艰苦。”

      雷晓鹏说,吃住自己解决,锅里煮着饭菜,却找不到碗筷。

      救援时间以分秒计算,快一秒就多一线生机。因为连续工作,陈青岚产生了严重的高原反应。他强忍头晕呕吐、浑身乏力,涉险登上危楼架设通信设备。最终,公安各级指挥部门能远程实时了解灾情,现场各救援单位有了通信保障。

     

      热爱

      他为公安事业奉献一生

      公安通信保障是陈青岚的使命,他欣然以往、乐此不疲。

      雷晓鹏说:“我们这行苦是苦,但也很有成就感。喜欢,就不苦。”卫华说,青岚对工作的热爱就像一个小火炉,在他心里热气腾腾的,让他累也不觉累,苦也不觉苦,总有一股使不完的劲儿。

      这些年,陈青岚作为技术骨干和重要负责人,先后参与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建党100周年等百余项重大活动安保通信保障任务,带队赴一线执行了玉树抗震救灾、四川芦山抗震救灾等数十项应急突发事件处置通信保障任务。

      “他能指挥、能协调、能吃苦、能战斗,是行家里手,组织和单位非常认可他、信任他。”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副局长马磊说,突发疾病当天,陈青岚仍坚守工作岗位,协调组织北京冬奥会安保通信保障、全国公安卫星通信系统高清化升级改造等工作。

      “通信保障关键在‘通’,它需要付出相当的努力,需要做大量的幕后工作。”通信总站副站长陈京生说,“通信保障是和技术系统打交道,而系统不可能不出毛病。我们能做的,就是想全、想细、想万一。”

      正因为了解、热爱通信保障,无论职务变化、年龄增长,陈青岚始终是岗哨上的排头兵,从未离开过一线。他保障了一次又一次重大任务,也让身边的同事受益,成长为技术骨干。

      “一次任务中,我觉得消防安全不是自己的事,就没管。但是陈大队指出,消防影响用电安全,用电影响通信保障任务。”通信总站机动通信勤务队副队长侯毅说,“他教会我,不要局限于自己的领域和专业,事无巨细、细枝末节,全要考虑到。”

      “在通信保障工作里,陈青岚能做到想全、想细、想万一,但到自己,他没有‘想万一’。究其原因,还是在日常工作中习惯了隐忍病痛、克服困难。”马磊说。

     

      离去

      他留下温暖的背影

      陈青岚热爱运动,球技不错,经常代表公安部机关参加比赛。他不仅自己运动,还带动身边的同事强健体魄。只要有空,他就会组织训练,耐心指导大家。在外人看来,他的身体健康状况优于多数同龄人。相熟的同事知道,陈青岚虽然患有强直性脊柱炎、糖尿病,但都是慢性病,状态稳定。

      因此,当意外来临,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陈京生忘不了那一天。2021年12月7日,陈青岚突感身体不适,一边吃止痛药,一边坚持工作。中午短暂休息后,大家见他没有好转,让他赶快去医院检查。下午,陈青岚找到陈京生说:“今天肚子不舒服,实在受不了,请个假。”

      陈京生再见到陈青岚,是在ICU病房。他回忆说:“青岚一个人,躺在屋子中间,上了呼吸机,全身插着管子,已经没有意识。”

      卫华回忆,7日下午,陈青岚回家吃了止痛药躺下休息。就在进一步联系就诊时,他病情突然加重。陈青岚陷入昏迷后,她打了120,然后一声一声呼喊着丈夫。她坚信丈夫听见了自己的呼唤,“我觉得他听见了,因为他眼角流了一滴泪。”

      抢救从救护车上开始,在ICU病房里又持续了一天。12月9日14时,陈青岚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遗体告别仪式上哀乐低回,陈青岚穿着心爱的藏蓝色警礼服躺在中央,胸前覆盖鲜红的党旗。同事、朋友和陈青岚帮助过的许多人自发前来。人们神情肃穆,怀念和泪水静静流淌。

      卫华没想到,平日里丈夫一心工作、鲜有朋友来往,可专程为他送行的竟有这么多人。这些年,家人曾不理解,“一个在公安部机关干专业技术工作的警察,怎么比派出所民警还忙?”那一刻,卫华既欣慰又感动:“他的工作得到大家的认可,在他们心目中,我老公是个好同事、好朋友。”

      陈青岚的离去让亲友们陷入了最深的痛楚和无奈,但大家关于陈青岚的回忆,并不灰暗阴冷,而是丰盈而温暖的。卫华觉得,丈夫没有离去,他就坐在窗前,坐在自己边上,还是乐呵着,一副无事烦忧的样子。

     

    网站编辑:张 璋
    党建网出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