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家风】周英志:母亲二三事
    发表时间:2017-07-17 来源:党建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在我6岁时,家境贫寒。母亲与当教师的父亲,在讷谟尔河畔北岸一个小村西头,好不容易东挪西凑点钱地将房子盖上了,却没钱买玻璃。夏季的汛期一到,不时有风从南窗户框架冲进来……

      一天,大雨滂沱。母亲顶着雨,想用家中仅有的硬纸壳将窗户一一钉上。她将我们从南炕抱下来,放在地中央,用她那件厚大衣将我们兄妹四人捂住。钉了南窗户,又接着钉北窗户。可刚钉完,由于雨急风大,一声惊雷闪电过后,南北两面窗户的纸壳因遇雨淋湿,几乎一同掉了下来。母亲顾不过来了,只好站在我们眼前,用她身上穿的花格布上衣,把我们又捂了一层。直到雨停,风小,母亲脸上才挂满笑容。尽管还有雨水,顺着她湿漉漉的头发往下滴。

      小时候,家里没什么好吃的。秋天到了,屋角堆满了土豆。怕放学时我们饿了,母亲就用泥和碎草、马粪等做成的火盆里装满火灰,将小土豆选了七八个放进火盆。等我们到家放下书包后,土豆也烧熟了。饿急了的我们不顾三七二十一,连皮都吃了。母亲烧的土豆特香,连皮都烧成红红的硬壳,真好吃。说起土豆,又想起一件往事。一天放学后,我开始写作业,一不小心将柴油灯碰洒了。母亲没有打我,尽管柴油当时也挺贵。柴油洒在了土豆堆上,母亲不顾一天的劳累,将没被浇上柴油的土豆和已洒上的一一分开。粘上柴油的土豆,母亲舍不得扔,烧了或打掉皮自己煮着吃了。

      去年,我担心母亲的身体,让她来哈尔滨检查。好说歹说,总算来了。一天检查下来,很累。回家的时候,母亲说啥也不让我们打车。无奈,拗不过她,只得坐公交车。因符合条件要求,我给母亲办了残疾人证,可是看病时坐车时她就说忘带了。让我干着急,真没办法。她经常说:“别占国家和个人便宜,靠自己挣。”幸亏母亲做的十多项检查都没有病,我才放心下来。不过,她回家后又把医药费钱给我邮回来了,并在信中说你刚到哈尔滨,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普普通通并一生都在为儿女们操劳的母亲,一个总想着别人唯独没有她自己的人。就是这位母亲,她以自己淳朴无私的言行,大爱无疆的坦荡,影响了我的一生。(作者单位:黑龙江哈尔滨西部地区开发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群工作部)

      (责任编辑:郭慧)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