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好故事一定会打动年轻人——导演毛卫宁谈新作《爱人同志》
    发表时间:2017-10-12 来源:人民日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任姗姗 范雅楠

     

     

      岭南小镇惠平,五四运动的余波未平。出身大户人家的沈梦苏,因父母之命许配给麦家大少爷麦秋实。一桩事先约定的婚姻,在大时代的簇拥下,走向未曾设想的结局。

      电视剧《爱人同志》正在中央电视台电视剧频道播出,创作则始于8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编剧蒲逊、唐栋看到一些江姐原型江竹筠的资料。抽丝剥茧中,他们发现,那一段峥嵘岁月由一群了不起的年轻人改写。这些年轻人热情、敏感、不屈、洒脱,与当代青年颇多相近,却是那么引人入胜、心怀向往。两位编剧采访数十位亲历者及旁观者,经过4年多的素材搜集,八易其稿终完成剧本。

      “我在最好的时候,遇到了最好的作品”。继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之后,导演毛卫宁再度出发:路线,一代人的青春;终点,一代人的信仰。谈起创作过程,他十分感慨。

      问:回溯源头,这个故事最打动您的是什么?

      答:我一直对现实主义题材情有独钟。新中国成立后,反映这种历史背景下人物成长的作品非常多,只是后来这类作品日渐式微。我特别希望拍一部中国共产党的青春史。因为在任何时期,革命和爱情都是年轻人感兴趣的东西。

      2010年,我们签订合同后发现,市场变化了,投资方犹豫了。年轻人是不是喜欢这样的故事,大家没有信心。但我一直坚持,不管你反映的是哪个年代,只要有好的故事、好的人物,观众是会喜欢的。这个坚持最终在《平凡的世界》得到证实。《平凡的世界》受到年轻观众的欢迎,很多大学图书馆的原著被借光,一些大学生告诉我,因为电视剧让他对父辈的理想和抱负充满向往。

      问:《爱人同志》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它的故事、人物命运不仅描述了一种“青春”,也意在建设和引导“青春”。

      答:我们希望更多的年轻观众通过这部剧,看到父辈祖辈年轻的时候怎么生活、怎么选择。但是这样的题材,我们一定不会耳提面命。这些人物的命运,年轻人在现实生活中同样会感同身受。比如对爱情的选择、革命的选择,对一个人的爱和不爱、爱与被爱,其实是一样的。从哲学上来讲,这叫“异质同构”。

      我们不能狭隘地理解今天的年轻观众,认为他们只喜欢那些所谓的仙侠鬼怪神,架空历史和玄幻。他们想要了解的东西很多,需要的是,好好地讲、认真地讲、真诚地讲,别胡编乱造,也别口号式地灌输。

      问:“好好地讲、认真地讲、真诚地讲”这三点很重要。在拍摄制作中,《爱人同志》有哪些具体做法?

      答:今天的年轻观众视野广,有比较高的审美判断,正是他们促使电视剧从创作上要更新换代,要跟得上年轻观众的审美需求。《爱人同志》的摄制团队是最优秀的、机器设备都是目前最先进的。这部戏拍了很多长镜头,长镜头的完成需要演员和各个部门的熟练配合,但从观众的角度,长镜头会带来身临其境感。

      因为要复制还原那个时代,这部戏的主要花费在场景还原。北湾镇是很重要的一个交通点,也是沈梦苏生活的地方。我们在广东佛山搭建了整个北湾镇,那里原来是一片荒山,连河带镇都是重新修的,许多内景也是自己搭建的。

      对于演员,我们的要求是,你要投入、喜欢这个角色,能够胜任这个角色,愿意为角色付出一切。这是最起码的,我们不会采用同时拍着好几部剧的演员。

      问:从《誓言无声》到《十送红军》《战旗》,再到《平凡的世界》《爱人同志》,您确实对现实主义题材情有独钟,您怎样看待当下电视剧的现实主义创作?

      答:现实主义是一种重要的创作方式。现实主义并不是只能拍今天的生活,而是一种创作手法,需要创作者通过观察生活,给予重新的组合、审视和判断,而且把他对生活的理解传递给观众,采取真实的接近于现实的创作手法,让观众能够信服。

      上世纪80年代以前,不管电影、电视剧还是文学,现实主义都是创作的主流。到了今天,互联网、电子游戏、互动节目的出现,一些创作者开始回避现实主义,对现实的描述越走越远,对公共生活的表现完全变成私人生活,越来越多的人变成自言自语,甚至是一个人的自我想象。我认为,艺术作品必然要包含有公共生活的因子,观众才会喜欢。作为创作者,只有通过一部部作品,通过它们在社会上引起反响,才能树立大家对创作道路的自信。

      问:以《爱人同志》为例,你们是如何体现现实主义手法的?

      答:从对剧作的理解、生活的理解、生活的还原,方方面面趋向真实。除了完整的剧本,营造历史氛围,更重要的一点是,人物的情感和性格逻辑要真实。例如反派人物区达铭,他很爱沈梦苏,叛变也是因为“爱”,面对严刑拷打他没有屈服,这不是我们过去想象中的叛徒。敌人用给孩子治病作为诱引,不叛变,孩子就会死掉;配合,孩子可以活下去,最后他把自己牺牲掉了。在今天来看这是真实的,而不是标签式的背叛革命。我们不能回避类似的个人因素,不能仅仅去贴标签。

      问:如今,多元化的观看需求必然要求多样化的题材创作与之匹配,但传播媒介、市场资本、受众群体的变化,又在一定程度上让创作生产趋同趋利。您怎么看这个矛盾?

      答:我非常赞同多样化。电视剧是从接受者的角度进行传播的艺术媒介,是开放的收视环境,最好是让每个观众都在不同类型的作品中,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无论什么类型的剧作,年轻观众都会喜欢,但你要做得好。因此,迎合年轻观众不在于题材选择。

    网站编辑:穆菁

    友情链接